【棉言】政策&市场 谁更可靠
Sep 16, 2018

9月12-13日,笔者到浙江杭州参加第十四届新型纤维、纱线面对面洽谈会,同时对周边纺织企业进行一线调研,所到之处以及高峰论坛上的参会企业无不关心的话题当属政策,其次便是未来市场价格底部在哪里。

说到政策,其一,便是饱受诟病的持续执行了三年的临时收储政策。三年来,国家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秉承“两保一稳”的宗旨,高价收储1600万吨左右棉花,棉农基本收益和纺织企业用棉得到保障。但是国内外棉花巨大价差致使纺织企业原料成本居高难下,棉花和棉纱进口量大幅增加,对国内纱线销售形成很大冲击,关停甚至倒闭的企业不断增多,部分企业被迫赴外建厂。任何一项政策制定初衷都是向好的,但是执行时总会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因为不可能照顾到各方利益。可是尽管如此,在市场化的今天,似乎多数企业还对今年能否托底收储抱有一丝期望。那么到底会不会收呢?个人认为,目前已进入采价期,但是市场启动迹象并不明显,既然国家已出应急收储预案,从墨菲定律角度来看,不排除市场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的可能。

其二,则是备受期待的“千呼万唤不出来”的直补细则。其实从各路媒体提前爆料的消息来看,细则内容基本浮出水面。说到直补,有两个问题不得不说,第一就是从政策导向来看,棉花生产逐步向新疆转移,但是随着新疆瓜果等特色产业的迅速扩大,后期棉花在新疆的可持续发展空间有多大值得考虑,有企业且还是纺织企业建议,对于内地适合种植棉花且质量比较好的省份还是应该有相应政策扶持的,同时,棉花发展是系统化的,要从源头抓起,考虑一下究竟如何从根本上保护棉农利益,给予一定数额补贴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对棉农进行正确有效的引导,告诉他们种什么样的棉花能够达到产量大、质量好、效益高的最佳效果。第二就是入库公检。2013年度抛售的储备棉质量就心照不宣了,纺织企业深恶痛绝。此次目标价格补贴政策的执行仍然要求入库公检,这样不但会增加企业的成本,而且质量能否保证的确令人质疑。这几天在走访纺织企业时,就有一家企业老总说,随着技术更新,目前织布机速度很快,因此对纱线的强度要求就很高,于是在选择棉花时有一项指标就至关重要,那就是断裂比强度。可是咱们的棉花公检只注重长度、品级、马值,而且数据看上去都很漂亮,可是买回去生产出来的纱线强度只有14牛顿/平方毫米,与标准的17牛顿/平方毫米还有一段距离,而用澳棉纺出来的纱线强度可以达到18牛顿/平方毫米,因此,如果此次入库公检势在必行的话,那么务必要提高检验质量,体现检验质量,这就要求检验指标一定要准确、要符合实际情况、要对纺织企业负责。

其三,就是刚刚收工的储备棉抛售。在此次纱线洽谈会上,一位参展的纺企老板就问我为什么不继续抛储了,短期内新棉上不来,让纺织企业用什么呢?笔者之前就从多个方面分析过年底前继续抛储的可能性(国家会用抛储之矛去戳补贴之盾吗?),为了能让新棉购销顺畅运行,国家年底前应该不会抛储。但是一旦抛储则面临一个极其严峻的问题,那就是前两个年度抛储价格在18000元/吨,市场价格基本向抛储价格靠拢,可是今年市场起决定性作用,业内人士普遍预期现货价格将跌至14000元/吨甚至更低,届时,身价20400元/吨的储备棉“出场费”就得向市场价格靠拢了,面对如此大幅的缩水,让国家和纳税人情何以堪呢?

政策姑且谈至此处,下面说说市场价格底部究竟在哪。眼下有悲观人士认为后期市场价格将跌至12000元/吨甚至会到10000元/吨,个人认为不太可能,一方面,目标价格补贴政策没设下线,宗旨是与19800元/吨的价差是多少就补多少,果真如此,国家不会任由价格兴风作浪而让自己“血奔”。另一方面,从种植成本来看,按照相关机构测算,目前皮棉成本在13750-14000元/吨之间,因此,市场底部应该就在这个区间附近。

提到2014年度棉花价格,下跌趋势已不容质疑,于是多数市场人士都在憧憬内外棉价格将逐步接轨。对此笔者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国内棉花价格下跌,为了能让自己的棉花顺利进入中国,难道国际棉价不会跟跌甚至领跌吗?人家种植成本那么低,又有完善、成熟的保险、补贴制度做保障,难道怕跌吗?只需掌握好滑准税最高的节点就OK了嘛。

目前,纺织行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同时经历着市场严峻的洗礼,优胜劣汰不可避免。然而,从本届纱线展亮相的各类差异化纤维以及高峰论坛上各位嘉宾与大家分享的企业经营之道可以看出,无论是生产技术、原料开发,还是营销方式,企业都在不断创新、求变,有的企业目前仅研发人员就达近百人,未来还要继续壮大研发队伍。近几年政策之手已惯性的成为企业手仗,就像蹒跚学步的孩子,一旦大人把手抽开,明明可以走的很好,却会所幸一屁股坐在地上。要想打造健康的产业链,种好棉花、纺好纱线、制好服装才是正道,在市场环境不乐观的情况下,企业要学会在不断创新中逆市而为,切莫太过贪恋政策,因为任何政策都有漏洞,惟一没有漏洞的就是市场……(中国棉花网)